想到未来可能面临的巨额教育成本

2020-04-27 12:21

标签:奶妈直饮幺蛾子母乳生产经营

奶妈在国内法律范畴是个尴尬的工种,没有相关法律规定其违法或不违法。但在林军的家政所,双方签订的家政服务合同内都会自动规避这一称呼。

林军向记者展示了一些奶妈的照片和个人资料。这些奶妈来自广东、四川、湖南、江西还有黑龙江等,有两个特质一样,一是家境贫寒,二是孩子都未足岁。肯舍下自己孩子给别人孩子做奶妈的都是因为经济原因,林军说。这些奶妈都会经过林军的前期筛选,包括家庭状况、生育年龄、家族病史、身体健康等。每个有意向的奶妈都会前来深圳面试一次。

(责任编辑:秦静)

何梅是一名25岁的年轻母亲,两个月前宝贝儿子诞生,丈夫在宝安一家工厂打工,月收入2000元,想到未来可能面临的巨额教育成本,何梅做了一个狠心决定。本来奶水充足的她,将儿子甩给婆婆抚养,而自己则在中介介绍下到福田一户人家做起了全职奶妈,月薪8500元,吃住全包,她的“工资”是老实木讷的丈夫的五倍。

林军来自河南,从事家政服务行业已十多年,而从事奶妈中介行业也有六七年。林军说,奶妈的成人消费群需求远远超过他的预期,甚至成为主流业务。一头是城市的精明分子,一头是淳朴的乡村妇人,在利益的驱动下,在灰色地带越走越远。

通常一个奶妈的月收入大约在8000至12000元不等,包吃包住,基本不用做其他家务,只需喂奶照顾小宝宝。林军说,每个奶妈的工作时限基本上在6到8个月,甚至更长。通常一个奶妈做完一单活的收入在5万至12万不等,因为计划生育国策所限,一般大部分人一辈子只能做一次,对于一些家境贫寒的奶妈来说无疑是一笔巨额收入。

面试通过后,林军会与这些奶妈签订服务员登记表。记者在一份与王萍(化名)签订的《心馨语家政服务员登记表》上看到,内容与普通用工合同无异,唯一不同的是在一项名为工作特点及培训情况栏内标示的工作范围则是“做饭、搞卫生、带宝宝、川菜、湘菜、广东菜。”但值得注意的是,双方都未提及奶妈。

近日,记者调查发现,母奶已成深圳高端圈内的时尚营养品,而直饮人奶已悄然在深圳富豪圈中流行。“心馨语”家政服务点负责人林军说,奶妈业务早已拓展到了成人消费群,需求远超预期,“如有必要,还可以对着乳头喝奶”。深圳公安局相关人士透露,即使成人雇佣奶妈的行为涉嫌色情行为,但侦查难度相对较大。同时,深圳奶妈可为成年人哺乳引热议,有饮用者称营养功能没有想象中大。

将何梅介绍给雇主的,是位于龙珠大道香榭峰景苑6楼名为“心馨语”的家政服务点。一进门,负责人林军立马递上名片介绍,自称是深圳甚至是全国唯一的专业奶妈中介机构。而在其名片中除了印有保姆月嫂等基本服务项目外,奶妈中介赫然在列。每成功介绍一个奶妈,他可获利8000元,其中雇主支付6000元,而奶妈则承担2000元。对于他来说,一本万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