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南地区作为生态功能区的作用也将更加凸显

2020-05-26 22:51

在杨翔看来,广东与江西两省的“大交通”战略合作和广东与广西省际区域合作已有了成功范例。广东省委、省政府已把与湖南接壤的省际区域发展摆上了重要日程,把韶关市定位为省际开放先行区、岭南门户城市,并出台了相应的扶持政策。

推动湘粤赣桂四省创建合作区

杨翔还介绍说,深化改革给湘南地区发展带来崭新的发展机遇。

他认为,向东,将湖南相关县市区纳入比照享受中央苏区政策范围,进一步深化湘赣两省罗霄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合作。向西,加强与广西经济的合作,推动湘南对接北部湾经济圈。向北,以高铁经济带建设为纽带,推动湘南融入长江经济带;以生态建设为切入点,把湘南建设成为长株潭城市群的生态屏障,享受“两型社会”建设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的发展政策。向南,主动对接珠三角经济区和有望很快成立的粤港澳自贸区,参照广东、广西两省区共建“试验区”的合作模式,在郴州、韶关两市划出一定区域,以自贸区的政策和管理模式共同开发,以叠加两地的比照优势实现共赢,为扩大湘南与周边省区的省际合作探索路径,创造经验。

深化改革给湘南发展带来机遇

“建议省委、省政府像推动长株潭‘两型社会’试验区建设一样,加快创建湘南生态发展示范区,出台专项规划和政策,将湘南地区的水体保护、生态治理纳入政绩考核体系。从能源、矿产、水等战略性资源入手,加快明晰自然资源产权和产品价格改革,加大对有色金属等国家战略资源储备和水资源、森林资源保护予以补偿的力度,严格按照主体功能区定位推动湘南绿色发展,努力把湘南生态发展示范区打造成为湖南‘两型社会’建设的战略支撑。”

争取成为国家级改革开放试验区

湘南地区发展呈盆地化趋势

今天上午,农工民主党湖南省委副主委、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杨翔在政协湖南省第十一届二次会议上作大会发言时如此说。

二是湘南地区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的政策“含金量”不高。省内,无法与国家赋予湘西武陵山区的扶贫开发政策和赋予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试验区的政策相比;省外,无法与江西赣南地区相比,赣南地区享有国家扶持原中央苏区发展的特殊政策,除接受国家各部办委的对口扶持外,还同时享有国家西部大开发政策,仅企业所得税由25%降至15%一项便可在周边区域竞争中产生震憾效果。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要扩大内陆沿边开放。湘南地区与粤、赣、桂相邻,具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决定》首次提出要健全自然资源产权制度,加快资源产品价格改革,湘南地区的资源优势能得以更大发挥。《决定》要求进一步重视生态建设,划出生态红线。

创建国家生态发展示范区

“扩大湖南与周边省区的战略合作,深化湘南与省际周边区域合作,已成为各界有识之士的共识。”他说,“建议省委、省政府加强与湘南周边省区的交通基础建设对接与合作,加快推进桂林——永州——郴州——赣州铁路进入国家中长期规划,推进郴州支线机场进入国家机场建设‘十二五’中期调整规划。”

杨翔认为,湘南地区作为生态功能区的作用也将更加凸显。但机遇面前,人人平等,稍纵即逝。如1988年国务院曾赋予湘南改革开放过渡试验区的金字招牌,可当时湘南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发展起来。

杨翔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把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放在治国理政的重要位置,湘南地区是湘江、赣江、珠江的重要源头,承载着湘、粤、赣三省的重要生态屏障功能。

“农工党省委认为湘南要实现区域崛起和跨越发展,需要以全面深化改革为契机,打好‘改革、生态、合作’三张牌,构建湘南地区全方位开放发展新格局。”杨翔说。

三是湘南地区开展省际区域合作力度不够。湘南地区与省际周边地区在承接产业转移中竞争多于合作,东西向与广西和江西的合作受到交通瓶颈制约。而湘南周边同为国家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的江西赣州加强了与广东省的交通建设大合作,广西梧州市由该市蝶山区和广东肇庆市封开县各自划出50平方公里,建立了两省区直管的“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该试验区享受两省区叠加的优惠政策,吸引了一大批国内外企业入驻,其成功经验为湘南地区开展省际区域合作提供了示范。

杨翔认为,面对省际周边区域经济多极快速崛起,湘南地区发展已呈明显的盆地化趋势。一是湘南地区面临周边地区强有力的竞争和挑战。湘南地区处于周边经济高地的“包围”之下,北有长株潭,东有江西赣州,南有广东韶关、清远,西有广西桂林、贺州、梧州,在经济发展方面都是你追我赶,多极崛起。

他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对深化改革进行了全景描述,势必引发全国新一轮改革的试验浪潮。湘南是典型的梯级过渡地带,从产业转移看,湘南是国家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是沿海产业向内地梯度转移的必经之地;从开放平台看,湘南有国家级出口加工区和保税区,是湖南对外开放的重要门户。“建议省委、省政府积极争取国家支持并确定湘南为新一轮改革开放试验区,以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发展理念,在健全自然资源产权制度、推进土地、金融、财税、户籍、商事审批等各项改革中先行一步,在体制改革、机制创新上更灵活一些。”

“湘南地区是湖南对外开放的门户和承接产业转移的前沿,2012年,湘南三市的gdp总量为4524.6亿元,占全省的20.4%,成为继长株潭之后湖南又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极。跳出湖南看湘南,形势却不容乐观。如何应对周边崛起的挑战和抢抓深化改革的机遇,已成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推进湘南地区发展必须解决的重大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