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明一年四季都不会闲着

2020-05-23 12:49

“可以说我们村里的一代年轻人都是坐我的枷椅长大的。”说起往事,贺明像个孩子一样眉飞色舞。上世纪80年代,农村盖房子都要请木匠,那时的土坯房都需要做木架排椽子,贺明常常走村串乡,哪家盖房子,就必定请他去做活。房子的木架做好后,又接着做农具、吹谷机、各式家具……只要带木头的,他都能做。因此,贺明一年四季都不会闲着。尽管那时的工钱每天只有几块钱,但他却养活了一大家人。贺明说,许多年轻人慕名找到他,拜师学艺,最多时候,家里住着8个徒弟。

“这不仅仅是一门傍身的手艺,更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爱好。”贺明告诉记者,培养一个好木匠最少需要三至五年,如果要学会实木雕花,则需要更长的时间。近十年来,他没有收到一个徒弟,他现在最担心的是祖宗留下的手艺在他们这一代人手中失传。

在贺明简陋的工作间,记者看到了很多传统的木匠工具,齿锯、墨斗、斧子……只见贺明一手拿着角尺,一手拿着墨斗在一根柏木上边量边画,很快,线线边边就勾勒出了一个模型。随后,他左手持凿,右手拿锤,大处大凿,小处轻敲,没多久,柏木的一角就初具雏形。

干了大半辈子的木工手艺,贺明早已放不下手中的刨刀。几年前,家里建新房时,贺明不顾儿女们的反对,在正房旁搭了一间简陋的工作间。至今,贺明坚持不使用任何电动工具,客户订制的家具清一色纯手工制作。

“当时,我做的木枷椅最走俏,”贺明说,农村的小孩在半岁左右就要放在枷椅里学走路,自己为孩子们量身打造的枷椅不仅坐着舒适,而且他还会在椅身上雕刻花鸟草虫各种图案。很快,贺明做的木枷椅成了当地的“抢手货”,有时要提前几个月预定才拿得到。

今年51岁的贺明出生在当地一个普通的农家,初中没毕业就跟着培石一个有名的木匠师傅学木工手艺,挣钱补贴家用,谁知这一学就再也没能放下过手中的刨刀。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各种机制新式家具的风靡,贺明渐渐失去了用武之地,有时半个月接不到一桩活。徒弟们也都告别师傅,到外地打工养家糊口,身边健在的老木工艺人也都纷纷改行。

“我从15岁开始学木匠,到现在整整35年了。”趁着坐下抽支烟的工夫,贺明和记者聊起了他的木艺人生。

“木匠手艺是祖师爷赏的饭碗。”贺明告诉记者,木工活是件很耗体力的活,要学出成绩没有个三年五载是不行的,由于贺明肯吃苦,几年时间不仅学会了制作各种样式的家具,还继承了师傅在实木上雕花的绝活。

近日,记者到培石乡采访时,贺明正在为邻乡一个准备马上娶媳妇的村民赶制柏木桌子。手脚麻利地滑动刨刀,随着木花飞泻,没多大工夫,一根根木头在贺明手中变成了一截一截光滑笔直的木板。

贺明出师后,开始独自背着工具箱走村串户,由于他为人实诚,手艺精湛,很快成了方圆几十里最抢手的木匠。